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世子的乡下夫人是大佬 >

梁都督看着眼前用单手给他沏茶的明若华,皱了皱眉头: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

“出了一点小问题,暂时不大方便。”明若华淡淡笑着说,“您喝茶。”

“我今日前来,是想向梁叔叔了解一下您说的海那边的情况。”明若华将茶盏送到梁都督的面前,淡淡笑着对他说道。

“你决定要去?”梁都督拿着茶盏的手顿了顿。

“也许吧。”明若华微微垂下脑袋,握着茶杯的手的力度稍稍大了几分,眸光也黯淡了几分,只是低落的情绪转瞬即逝,明若华重新抬起头,面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向梁都督询问道:“梁叔叔可知道阮素草?”

梁都督听到阮素草这三个字,脸色不由变了变,“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?”

不待明若华回答,梁都督的眸光落到明若华那几乎不怎么使用的手臂上,瞳孔微微放大:“你……”

明若华浅浅弯了弯唇,唇角的笑容略显苦涩,朝梁都督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“让我看看!”梁都督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,明若华依言抬起自己的手臂,梁都督看着明若华那已然变得狰狞的伤口,四周还带着一圈青色,脸色愈发的沉了,确确实实是阮素草之毒。

“得立马找到阮素花来解毒!我这就给你安排!”梁都督说完起身便准备要离去。

“梁叔叔且等一等。”明若华连忙喊住梁都督。

梁都督顿住脚步转身疑惑地看她。

“我现在还没决定好是否要去……即便是要去,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。”明若华面上的笑容敛住。

“阮素花并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得到,你便是去了,也并非立马就能找到阮素花解毒,且阮素花十分娇贵,一旦摘下,半个时辰内就必须服用,否则时辰一过,药效便失去!”梁都督神色凝重地对明若华说。

“这一件事你必须要听我的,你如今这情况,拖延不得!即便你有法子能拖延,但每拖延一日,日后痊愈的可能便低一分!”梁都督说着说着,不觉动怒了。

为明若华这般不重视自己的身体而感到生气。

扔下这一句梁都督不再说别的,也不给明若华有拒绝的机会,转身便离去。

瞧着梁都督这般反应,明若华觉得有些无奈的同时,更多的却是心暖。

约莫小半个时辰后,梁都督跟前的人送来一瓶药以及一个小包裹。

这瓶药虽无法帮明若华解毒,却能暂缓毒素蔓延的速度,包裹里放着关于还那边的地图,以及一些基本情况的介绍。

明若华这才知晓,梁都督先前所说的海的那一边,是一个叫做离鸣城的地方,那是另一个国度,那里的生活和南国并没有太大的差别,但是在各项制度或是百姓的生活质量都要高于南国。

只是,那里的等级制度划分也非常严苛,三六九等皆有清晰的划分,却绝不允许越级。

看到这里的时候,明若华眉心不由的微微皱了皱,继续往下看,梁都督在上面也写了一些与阮素花相关的信息。

阮素花在离鸣城也是珍贵的存在,生长的地方在皇家禁地,寻常人无法进去。

“寻常人无法进去?那要如何取得阮素花?”明彩看到心上的这一点时,忍不住问道。

明若华皱着的眉心皱得越发厉害,这个还真是个好问题,只是……如果她真的无法进去,想来梁都督也并不会将这一些告知与她,完全可以让她直接打消念头。

而且,梁都督对,离鸣城以及禁地的一些介绍,很明显他曾经进去过,如此看来,梁都督在离鸣城的地位并不会低,又或是……她娘。

“怎么,在看什么?”明若华正将信给收起来的时候,争锋南景臣走了进来。

明若华将信在一旁放好,抬头向南景臣问道:“可有进展?”

提起这件事,南景臣的眉心就不由皱了起来,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
这个周济武比他想象中要不好对付,尤其是那嘴,硬得很,关于他的幕后之人,或是与阮素草阮素花相关的事情,他竟是一应不说。

“那现在要怎么做?”明若华问。

“我已经将周济武的事情禀明了皇上,皇上的意思,将他押解进京审问,只是不知道进了京,他会不会松口。”南景臣有些无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。

“慢慢来,不用着急。”明若华柔声宽慰道。

“你今天觉得如何?情况有没有好一些?”南景臣看着明若华的手臂,向她问道。

“除了使不上力气,倒是也不太影响日常的生活。”明若华风轻云淡笑着说道。

明若华越是这般风轻云淡,南景臣的一颗心便觉得越发的沉重,轻轻掀起明若华的衣袖,却被她摇头阻止。

南景臣顿住动作,“是很严重吗?”

明若华朝他笑了笑说:“真的没有太大的问题,就是伤口没有痊愈……纵是会有些痒痛,这个倒也不影响什么,就是伤口不太好看而已。”

南景臣敛起眸光,神色暗沉了几分,将明若华的手放好,“我们明日就回京,我就不相信,太医院那么多太医,会连一点办法都没有!”

听到要回京城,明若华怔了怔:“明日就回京城?”

“嗯。”南景臣点了点头,随即察觉到明若华的反应似乎不大对,问:“怎么了?你不想回去吗?还是说你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毕?”

“一点点小事。”明若华扬起笑容,正好阿丁前来寻南景臣,便让他赶紧先去处理正事,待南景臣离开了以后,明若华脸上的笑容便再也挂不住,“我还是要再见一下梁叔叔。”

她想要多了解一点关于离鸣城,关于她身上的毒的事情。

“能不能告诉我,如果我一直服用这些用来缓解毒素的药物,可以拖延多久?是不是必须要阮素花才行?”明若华向明彩和梁都督询问道。

“以往中了阮素草之毒的人,即便一直服用这些缓解毒素的药物,最多也只能维持三个月的性命,虽然你中毒不深,但最多也只能撑上四个月,四个月期限一到,即便找到阮素花,也已经无济于事。”梁都督神色凝重对明若华说。

“从南国去离鸣城,需要多久?”

“如果没有意外,一切顺利,至少需要十天,从港口到皇城,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,我说的是一切顺利的情况。”梁都督的神情很是严肃。

“我还是想……试一试看能不能从周济武这里套得什么有用的消息,或许,他身上就藏着解药。”明若华抿了抿嘴说。

梁都督听着明若华的这话,真是有想将她直接砸晕,绑上船带去离鸣城的冲动,“我说过,阮素花从摘下来,必须要半个时辰内服用才有效。”

“但是程岭却是不会受阮素草之毒的影响,那是不是说明周济武的手里或许确实有着解药。”明若华依旧不愿意放弃每一份希望。

“他所用的便是我给你服用的药,这药若是在中毒以前服用,且中毒不深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保护的作用,可若是毒素已经入体,这药便只能起延缓毒素蔓延作用,而不能用以解毒。”梁都督耐心解释道。

听着梁都督的这话,明若华一颗心不由沉了下来,“所以,如果我想要解毒,我就必须要去一趟离鸣城?”

“是。”梁都督肯定地对明若华说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你若是要去,你把明五带上。”梁都督提了一句。

明若华挑眉看他,在明若华疑惑的眼神下,梁都督对她说:“将明五带上,对你,对他,都是好事,这一次,我让轻竹随你去,轻竹熟悉离鸣城的情况,可以帮你打点路上的事宜。”

明若华看着梁都督,“我以为……”

她以为,梁都督也会去。

“若是可以,我很是愿意陪你一同去,只是,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,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足离鸣城,若是我去了,我不仅帮不上你,只怕还会给你添上许多麻烦,你可以放心,他们针对的只是我一个人,轻竹不会影响到你们。”梁都督柔声说道。

明若华深深地看着梁都督,她觉得,这其中,或许还藏着许多故事,关于梁都督,关于她爹娘。

“我再给你准备些东西,好让你明日可以带上。”梁都督起身说。

“明日?”明若华闻言不由愣了愣。

怎么又是明日?

“海上的情况变幻莫测,明日是最好时机,而且,半个月后,离鸣城有一场很大的庆典,那个时候是离鸣城最热闹之时,趁着那个时机,你前往皇城会更容易些。”梁都督解释道,顿了顿,眸光有些深邃:“或许……这一次,你能知晓一些关于你爹娘的事情……”

“好。”明若华诧异看着他,却没有什么,只默默地点了点头,梁都督欣慰又心疼地再揉了揉明若华的脑袋,而后便离开去给她做最后的准备。

如今看来,离鸣城势必要去一趟,接下来的问题就是……要如何和南景臣说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没有了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