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绛都春 >

天气倒还不热,但这时候太阳明晃晃的闪人眼。

“虽说要种的是个新鲜东西,那你们也不要太紧张,这大日头里,还是要先歇一晌的。”她和气的说。

亭老爷子不敢抬头,他的儿孙也乖乖站在他身后垂着脑袋,无比的谦卑。

他们打听过了,就是这位王妃救了他们全家人的命,说服了王上把他们接到了燕北来。

虽说故土难离,但故土也活不下去呀。

可他们到了燕北不仅有地方住,还有衣服穿,有口饱饭吃。现在只是让他们种一点东西,虽说从没种过,但如果搞砸了,简直没脸活下去了。

而这位王妃,就是他们全家的救命恩人啊。

“回王妃的话。”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,“在王府里吃的好住的好,这点子活儿根本不算什么。对我们庄稼人来说,平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,比这辛苦的多了呢。真的要谢谢王妃体恤百姓,民女就希望这个能好好种出来,不然不知道怎么报答呢。”

说话的正是亭老爷子的孙女亭婵儿。

小丫头皮肤略黑,但是一双大眼黑白分明,灵动纯真。特别是两道眉尾微微上挑的长眉,给那娇憨善良的长相里平添了两三分英气。

怪不得会被恶霸看中,真是漂亮。

肖绛突然很快乐,做了好事之后那种快乐。

幸好阴差阳错之下她及时出手,亭老爷子又倔强地支持了很久,不然这小姑娘很可能就遭了毒手,再也不会露出现在这种灿烂可爱的笑容。

肖绛忽然就觉得,为了这笑容,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“你识字吗?”肖绛忽然笑眯眯问。

因为亭氏一家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在权贵面前有点畏畏缩缩。可这回话却由一个小姑娘来,而且条理清晰,落落大方,很不像一般的村姑。

“回王妃的话。”亭婵儿前头总是带着这样一句,“以前在村子里的时候,到私塾先生和大夫家里帮佣,偶尔习得一两个字。”

“那正好。”肖绛招手把这小姑娘叫到面前,“我不懂耕种,但是听别人说过种土豆的一些方法。现在我把它整理出来了,也不知你们用不用得上,反正就交给刘道长,回头你替你祖父跟刘道长商量研究。”

刘女也不擅长耕种,而且人生中受经受了那么重大又惨烈的折磨,性格有些冷漠孤僻。而亭老爷子虽然拼命保护自己的家庭和孙女,但身上总有一种底层劳动者的谦卑。

这样一来只怕和刘女的沟通不太通畅,但是现在有这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传话就没问题了。

在高文盲率的古代,能认识字的底层百姓,还是个女子,简直难得!

亭婵儿欢天喜地的答应了下来。

肖绛又鼓励了这家人几句,就和刘女到小家观的侧厅说话。

家观中宽敞明亮的正厅是供奉神像的清静之地,平时除了上香拜神,谁也不轻易进入。

因为春天到了,门外能看到还种了花草。

而偏厅是刘女和千花住的地方,内外布置和家具都非常简朴,但打扫得非常干净。真正修行人的居住地,不管在深山还是闹市,大约就该是这样。

“世子世女怎么不在?”进门落了座,肖绛就问。

其实她早就看到了,只是在外头没说。

那天对高氏姐弟宣布完惩罚措施,第二天他们就到落雪院这边来报到。

当时把亭老爷子一家真的有点吓坏了。

要知道这可是燕北的世子世女,相当于武国的皇子和公主啊。普通的百姓见到里正都尊敬有加,见到县令都吓得不得了,何况这样金光闪闪的顶级人物。

尽管他们只是十一二岁的小孩儿。

幸好刘女还拿得住,毕竟是和先王都并肩作战过的。

重要的是她之前虽然是假出家,但她内心里却真的把自己当成方外之人,对王族权贵的敬畏之心自然低了很多。

而这几天种植计划虽然没有正式开始,但肖绛已经跟他们说过种植土豆最适合的土壤,肥呀,水呀什么的。所以这两天,都是在整理土地。

尽管只有两颗种子,但先肥着地吧。

楚宁人答应,回武国回复皇命之后,很快就会带商队重新出发,也会直接去北刹,然后给她带回几大车的土豆。

据肖绛预计,这个时空的这个时间阶段的欧洲,土豆还是给牲口和俘虏吃的贱食,很便宜的。

千花每天都有来回报落雪院的事儿,据说高氏姐弟第一天来就累得够呛,想撂挑子。结果刘女说了几句王妃之命之类的话,他们只能赌了气再咬牙坚持。

至于这俩熊孩子干什么,干多少量,肖绛都是提前跟刘女讲好了的。考虑到他们的年纪、身体素质、再对照着现代中学生的状态,肖绛给了个很科学的范围。

工作的时间是一早一晚,毕竟还有学业,还给他们留出了午休的时间。

当然又要上课,又要受罚,时间上会紧张一点。

可今天,因为下午肖绛要迎接魏老夫人,学里的其他人,包括林先生,都被张教习拉到了藏书楼去翻书,以确定哪些适合下一阶段的教学,所以讲艺堂下午是放了假的。

于是肖绛允许高钰和高瑜早上睡个懒觉,上午上完课,中午吃了饭,下午直接过来。只要补足了每天的工作时间,晚上就可以自由活动。

所谓自由活动,不过是放神兽出笼去玩。而且,摆明没人管。

可这两个小东西真禁不起考验,看看点儿,明显没到规定的时辰呀。

怎么,才两天坚持不了了吗?

“他们是根本没来吗?”肖绛又问了句。

刘女给肖绛奉上茶水。

普通的茶,水却清澈,杯子却=也十分干净。

而刘女仍然带着蒙面巾,摇头的时候,巾子轻轻跳动,“来了,掐着点儿来的,倒是没有延迟。只不过……就在王妃来的前一刻,桑扈居的那个姓邢的妈妈来了,说是魏老夫人到府,叫世子和世女过去见见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没有了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