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玩家超正义 > 第四十六章 渴爱之心

这东西甩起来的手感可太好了。

比钉锤更轻盈、比甩棍更沉重、能够轻而易举的抬起来格挡招架、可以抽打也可以凿击。以贝尔纳迪诺尚未发育完全的身体,都能轻易用它来破坏桌角。

安南甚至感觉这个东西,比剑还要顺手一些……

虽然早就听过物理学圣剑的大名,但真正把撬棍当成武器还是头一次。

只是可惜,他显然是没法把三之塞壬稍微加工一下、把它制成撬棍的……

“但既然给了我这种东西……”

安南喃喃道:“那我还怕什么?”

他的本体有着一级的触类旁通,这个并非是特别高级的技能、因而没有超凡等级的贝尔纳迪诺现在也能使用。他体内虽然没有凛冬之血,但最初等级的霜剑术也还是可以用的。

这意味着,哪怕是白银阶的敌人、有心算无心之下,安南也能直接冲上去一刀秒了。

有这武器握在手中,安南顿时就变得跃跃欲试——他甚至稍微有点期待给一会回来的路德维希神父开个瓢,稍微试试手感。

但考虑到……那样的话,恐怕就无法继续扮演“贝尔纳迪诺”了。他的形象脱离真实的话,可能主线任务就会失败了。

于是安南只能很遗憾的放弃了这个诱人的选项。

他刚想要推开挡住房间门的石膏像,却发现那石膏像就像是被固定在了虚空中一般。完全无法被撼动——就连将其推倒都做不到。

他试着能不能直接绕过它钻过去……然后发现确实是不行。

路德维希神父的体型,可以说相当强壮。尽管没有随意突显而出的肌肉,但他穿着宽松的神父长袍、肩膀也能将其撑起,而不会显得松松垮垮的……可以与隔壁诺亚的路易斯神父相提并论了。

他的雕像就这样站在门口——甚至那衣服都是石膏做的,能钻进去的恐怕也就只有液态的猫而已。

安南看着拦住自己去路的石膏像,叹了口气:“也成吧。”

他大概知道,自己手中突然出现的这个武器是干嘛用的了。

安南走上前去,毫不犹豫用力挥动撬棍。

——呯!

随着破碎声响起。

安南继续挥动撬棍,用力抽打着石膏像。直到将“路德维希神父”彻底打碎、散落一地。

但他抽打这石膏像的时候,却似乎听到了骨骼破裂的吱嘎酸响。像是鲜血一般的东西,从那破碎的石膏像中浸出、流了一地。

安南低下头去,伸手触摸了一下那红色的东西、又嗅了嗅。

……是红色的颜料。

他眉头紧皱,思索了一会。

安南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房门,随后便径直跨过“路德维希神父”的残骸,向着房间内走去。

——随后,安南突然感觉到一阵巨力从身后传来。

他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。

安南想要闪开、却没有做到

他立刻意识到……这是无缝切入到了CG之中。

“要时刻心怀警惕。”

路德维希神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敌人可能从任何地方出现。进入房间时一定要关紧大门。”

“贝尔纳迪诺”被揪住的领子轻轻放开。

他下意识的回过头去,却发现路德维希神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。

而刚刚被“贝尔纳迪诺”敲碎的石膏人像,却已经完全消失无踪。

——但那绝非是幻觉。

因为就在他的脚下……还藏着一片石膏像的残片。

那是在被他打碎之时,飞溅落入到房间之中的。

而除了被“贝尔纳迪诺”踩住的残片之外,门口的、以及大门口的石膏像残片都消失不见了。

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

“站好。”

路德维希神父沉声道:“别这么松松垮垮的。”

就和路德维希神父自己所说的一般。他进屋之后便随手将身后的门带上,并将房间内的灯点亮。

安南的瞳孔骤然一缩。

他这才意识到,这并非是主卧室。但也不是书房或是厨房……

——这是置物间。

在这不算宽敞的房间内,摆放着诸多的石膏像。

头像。半身像。全身像。

全部都是路德维希神父。

喜怒哀乐,各种神态、不同姿势。

一整个屋子都是“路德维希神父”,安南大致数了一下、一共有十五个。

“——砸碎他们吧,贝尔纳迪诺。”

路德维希神父将手放到“贝尔纳迪诺”背后,沉声说道。

“……砸、碎?”

“贝尔纳迪诺”难以置信的反问道。

“没错,砸碎。在雅翁的学派里,这个叫做‘毁弃仪式’。”

路德维希神父缓缓说道:“就如同将堆砌的沙堡推倒、将旧作品撕碎焚烧。创作者如果为自己的作品而满足,就会停下前进的步伐。

“艺术家必须拥有贪婪之心,永不停息的向前走去。必须对自己的作品永不满足,渴求更大的完美。他们必须毁掉自己的所爱之物,才能以‘渴爱之心’向世界寻求……寻求不到,便会转而向自己的内心寻求。

“眼前的这些,就是你自从跟随我学习雕塑为止,你所亲手制造的所有雕塑。”

路德维希神父说着,缓步走上前去。

他轻轻抚摸了一下最为稚嫩的路德维希神父头像:“这是你所创造的第一个作品。还记得吗,我让你从那以后,就只创作同样的作品。

“而这……”

他说着,抚摸了一下最为逼真的全身像。

就与之前刚进门时的路德维希神父完全一样,没有半分差别。

“两年的时间。”

路德维希神父感叹着:“在这方面,你毋庸置疑——是绝世的天才。你看到一个人的时候,就像是他的灵魂顺着你的眼、住入了你的心灵一样。

“你在制作雕塑的时候从未看过我一眼。只是凝视着石料,就仿佛……那原本就是石料中的璞玉、而你只是把余料凿去一般。

“你是天生的雕塑师,贝尔。”

路德维希神父抚摸着贝尔纳迪诺的头,沉声道:“如果你无法走上这条道路……就一定会走上邪路。这才是我阻止你偏离这条道路的原因。

“你的灵感很强,远超过你的逻辑……你的心是失衡的。这让你能够能加敏锐、非理性的认知这个世界的同时,也让你失去了成为巫师与仪式师的可能,还对你的精神造成了难以承受的压力。

“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医生,他是我的老朋友、能够治疗你的心灵。一切都不需要担心。

“彻底的释放你心中的所有压力吧。将你的作品与你的旧躯壳于此毁弃……以痛苦的咆哮哭号为之祭祀。带着你的技艺与非理性之心前行。你超凡脱俗的才能将于此孵化并升华。”

路德维希神父回过身去,抚摸着离自己最近的、也是贝尔纳迪诺最后创造的雕塑。

“动手吧。”

神父低声说道。

身体的操控权,也在这时重新回到了安南手中。

他望着前面的诸多“路德维希神父”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他已经理解了一切。

安南终于知道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为什么他会莫名其妙的弄丢路费,为什么他即使走投无路、也一直不回家……

安南将左手握紧,走上前去、将所有的雕塑用力的、全部敲碎。

——所爱的一切,全部都要毁弃。如此以换取“渴爱之心”。

那是一种强烈的【欲望】。

路德维希神父之爱,可见一斑。

“尘归尘,土归土,灰归灰……”

他低声喃喃着。

那并非是安南的言语,而是身体自行的

眨眼间,这一屋子堪称杰作的雕塑、就只剩下石膏的碎片。

但路德维希神父仍然一句话没有说,也没有回过身来。

安南操控着贝尔纳迪诺,缓缓从背后靠近了路德维希神父。

——高高扬起了手中的撬棍。

更新完毕,求票啦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